富平老县城,关于富平斩城搬迁的介绍

来源:2020-07-31 21:34:09

县以“富庶太平”为名,既是寄予一种愿望,也是对物阜民丰生活的真实写照。从老县城的高处远眺,北面耸峙着连绵的群山,正南方则隐隐横亘着黄帝与大禹曾经铸鼎的荆山山脉,石川河与温泉河夹城而流,远远注入渭水。极目处尽是沃壤,平坦而辽阔,一眼望不到尽头。便疑心司马迁当年正是从这里经过,脑海里浮现出“天府之国”的字眼的。

老县城在一处上,四周有陡峭如削的崖壁,它的妙处正是依了自然的形势,或削崖而下或夯土而起,孤绝高耸,自成险固。如今,当年的四座城门已不见踪影,城垣也多已,但若要上老城,却依然得循门墙的旧址而上。漫坡极陡,人需低首俯身鼓足了劲儿迈步,几处残存的青石板发出幽幽的光亮,还散发着旧日的气息。冬天的风从东边长满芦苇的卤泊滩那儿吹过来,从少有人行的街巷里掠过,倒伏着老屋檐上的枯草,卷起一溜灰尘四处飞扬。旧的庭院沉默着,老的石头沉默着,连同那些院中生出的杂树和乱草也沉默着。旧的时光仿佛一直寄寓在这里,凝固静止未曾远遁,这便让人生出莫名的惊骇,不知身处何时,自己又曾是何样的人了。

城垣依着地形呈不规则的多边形,街巷也成弧形而略弯,站在西门的旧址上,是望不见东门的影子的,便这样一路走过去,看见昔日知县宅子的门户紧锁着;关帝庙里的大殿摇摇欲坠,一搂粗的柱子底下的石础不知被什么人盗去,屋顶上跌落的长瓦碎作几片,歪歪斜斜地躺在那儿;好在文庙正在修复,展厅里收集自汉唐以来的碑碣、石雕等正待后人解读;而民国时期的万卷藏书楼踞坐着,李因笃与康南海的题额远远望着人;还有一座望湖楼巍然矗立在城之东南角,风正从它的顶上呼啸而过…

静寂的老城失去了昔日的气象,好在它的规制依然有迹可寻,在这一处略显狭窄的台地上,左文右武的布局设置,依北向南的方位安排,显示出建造者的礼制遵循和匠心独运。有了城池,自然又有了城隍的庙宇,它降临人间来他的官员与百姓。走在老城里,夕阳的余晖泼洒在街巷上,设想当年的居民是固执地认为自己的城池不仅固若金汤,还有着各路不可侵犯的神祇的护佑,每当更漏数下,城门扃闭后,便无忧无虑地进入梦乡。

梦里依然是太平岁月,有身着青衫的秀才步入文庙的泮池,城隍爷像前的几案上香火缭绕,关二爷心无旁骛地挑灯读他的《春秋》而从南城外坡下瓮城里走上来进入县衙的一群乡绅,正向知县禀告筹建南湖书院的进度事宜,那些有着闲情逸致的人登上望湖楼,俯瞰万亩荷塘里菡萏初放,莲叶田田,微风送来阵阵清香,也送来附近学宫里的琅琅读书声…

走在老城里,时空有了奇妙的交错,而更奇妙的是竟有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梦境般的感觉。我是在何年何月曾走过此地,于黄昏时分独自远望西天最后一抹霞光消尽,而一轮明月正从身后的明月山上冉冉升起?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街巷

[jiēxiàng]街道里巷。《史记·平准书》:“众庶街巷有马,阡陌之闲成羣,而乘字牝者傧而不得聚会。”晋陆机《君子有所思行》:“廛里一何盛,街巷纷漠漠。”《宋史·仪卫志二》:“凡街巷宽阔处,仪卫并依新图排列。”张恨水《夜深沉》第二三回:“在街巷上层布满了烟雾。”

海燕资讯网